1891 《喀耳刻向尤利西斯敬酒》Circe Offering the Cup to Ulysses

ArtistJohn William Waterhouse
Year1891
MediumOil on canvas
Dimensions148 cm × 92 cm (58 in × 36 in)
LocationGallery OldhamOldham

这幅画描绘了奥德赛的一幕,女巫Circe为尤利西斯提供了一个装有药水的杯子,她试图用它来吸引他。可以在Circe宝座后面的镜子中看到尤利西斯,而在Circe的脚旁可以看到一个尤利西斯的船员被魔法变成了猪。

《奥德赛》记载:尤利西斯逃难过程中,坐着一条船来到了艾尤岛,心有余悸的尤利西斯首先挑选了22位船员,上岛探路。艾尤岛是女巫喀耳刻居住的地方,浓密的森林中的一栋大房子,周围有很多狮子和狼。这些野兽原来都是人,被女巫喀耳刻使用巫术和草药变成了野兽。这些上岛的船员受到了女巫喀耳刻的盛宴款待,但在盛宴之后,全部变成了猪。只有一个船员,尤利西斯的副手欧律洛科斯,他怀疑喀耳刻的款待而没有吃下这些食物。他逃回来报告后,尤利西斯就去拯救他的船员。在尤利西斯前往救人的途中,遇到了雅典娜派来的赫尔墨斯。赫尔墨斯告诉尤利西斯:必须先吃一种Moly草,才能抵御女巫喀耳刻的巫术。喀尔刻见奥德修斯对其魔法免疫,答应若奥德修斯与她同床共枕便将其伙伴变回原形。尤利西斯救出了他的船员,并且在喀耳刻的艾尤岛上,欢度了大约一年的时光。《喀耳刻向尤利西斯敬酒》一画中女巫喀耳刻右手执酒杯,左手拿着魔法仪式用的剑,美丽而高傲,她身后的圆镜中映出的是尤利西斯。

Louis Chalon 1866 1940 ‘Circe and the Companions of Ulysses 1888

沃特豪斯对Circe的描绘几乎可以肯定受到三年前展出的法国画家Louis Chalon的影响。Chalon专注于Circe从希腊神赫利俄斯(Helios)的后裔以及太阳的拟人化,在充满光的圆盘背景下向她展示了她的身影。沃特豪斯(Waterhouse)将那太阳换成了镜子,但是这两幅画在其他方面有着相似的构图。Chalon的描绘显示了女巫的裸体,但Waterhouse用透明的布料为她披上了“华丽的新鲜感……这使她看起来比Chalon的身材更诱人”。

沃特豪斯在1892年重新探讨了Circe的主题 Circe Invidiosa。用艺术评论家朱迪思·亚纳尔(Judith Yarnall)的话说,他在这两幅画中都邀请观众问“她是女神还是女人?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